欢迎来到av小四郎收藏家网址 AV小次郎改名AV收藏家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shkqs.com。av小四郎收藏家网址 AV小次郎改名AV收藏家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有钱的感觉真好!

下班归来,骑着自hang车去逛菜市场。


买带鱼,卖鱼那人不停地瞪我,原来是暗示我有坏人意欲偷走我挂在车上的包。

感激!

包里没多少钱,可是钱包值10元呢!虽说iphone 8问世了,我的手机不值钱了,可也是能兑换几个不锈钢盆和碗的!被偷了岂不是败家?


在市场闲转一圈,遇一人斜挎一公交车售票袋举一缕香菜叫卖:“一元一元!”

我买!

不是因为需要,是因为仅一元钱何苦让他站街盼买主呢。


转啊转,终于遇到一个卖南瓜的老农,他的摊位有桔色皮的和绿色皮的南瓜,北方准确叫倭瓜。绿皮的常见,最近红皮的少见,所以买买买,买完4.4元,豪爽给出5元钱,说不用找,卖瓜人感激地谢我,我昂首挺胸自豪走开。


买茄子,告诉卖主剩下的6角钱不必找了,那人说,那怎么行呢?非给我两个绿辣椒,我欣然接受。善良朴实的父老乡亲啊!人家望着我骑的自hang车根本不忍心多要我6角钱。瞬间,我倍受打击!我的斯波兹曼被歧视了。


坐出租车,诸如车钱7.5元之类,一律豪爽地给出10元,大声说不用找。没有10元,给出20元的时候,我也会可耻地说,找我10元就可以了!


有钱的感觉真好!

我妈问我某某物多少钱一斤,我大多数时候回答3个字“不知道”。其实我买之前询过价了,只是我太易健忘,转身即不知。我妈从不夸我有钱,她夸我:“你是不是傻?”


听倪萍节目访谈,她去逛市场买菜,一次4只乌鸡,因为她不好意思买了这位的不买那位的,索性一个摊买一只,路上遇熟人便问:“你要乌鸡吗?送你一只!”


善良可爱的倪大姐,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你,难怪卖菜大姐拉着你的手流着泪关切地问:“怎么老成这样?你过得不好吗?”让倪萍啼笑皆非。


最近听高晓松和马未都两位京片子神侃,有趣极了。50多岁的马未都讲到年轻时候买古董拣漏后高兴地直接一高儿蹦过马路牙子边的栏杆,他脱口就准确背诵出《纪念白求恩》的著名段落,而且会敲黑板画重点和详解。

(我在腾讯视频上找呀找,没有找到这一段,所以无能为力了。)


让我们一起重新学习一下:




《纪念白求恩》

毛泽东


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年春上到延安,后来到五台山工作,不幸以身殉职。


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要拥护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无产阶级要拥护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世界革命才能胜利。白求恩同志是实践了这一条列宁主义路线的。我们中国共产党员也要实践这一条路线。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国际主义,这就是我们用以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和狭隘爱国主义的国际主义。


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每个共产党员都要学习他。不少的人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挑轻的。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出了一点力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同志对人民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这种人其实不是共产党员,至少不能算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从前线回来的人说到白求恩,没有一个不佩服,没有一个不为他的精神所感动。晋察冀边区的军民,凡亲身受过白求恩医生的治疗和亲眼看过白求恩医生的工作的,无不为之感动。每一个共产党员,一定要学习白求恩同志的这种真正共产主义者的精神。

白求恩同志是个医生,他以医疗为职业,对技术精益求精;在整个八路军医务系统中,他的医术是很高明的。这对于一班见异思迁的人,对于一班鄙薄技术工作以为不足道、以为无出路的人,也是一个极好的教训。
我和白求恩同志只见过一面。后来他给我来过许多信。可是因为忙,仅回过他一封信,还不知他收到没有。对于他的死,我是很悲痛的。现在大家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