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多收了三五斗》之金融民工的月饼券

摘要: 浦发银行金融市场业务微信号:pfyhjrscyw

作者:刘老师


陆家嘴的环形天桥,横七竖八站着写字楼里出来的金融民工。金融民工的双肩包里,装的是新发下来的月饼券。月饼券上,花花绿绿的印着哈根达斯、克里斯汀、杏花楼等中文和洋文夹杂的字样。


汹涌的秋雨和张开的阳伞混杂着,一漾一漾地,从上到下填没了天桥和二号线地铁口之间的空隙。雨停了,太阳光便从摩天大楼间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外面黄牛手写的招牌上,上面的字像湿热的空气一样歪歪扭扭:



那些金融民工钻出写字楼,气也不透一口,便来到黄牛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


“哈根达斯五十,杏花楼三十。”黄牛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金融民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昨天,你们不是收八十块么?”


 “一百块也收过,不要说八十块。”


 “国债期货也没有跌得这样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家机构的月饼券象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跌呢!”


刚才从写字楼里钻出来犹如打板涨停的一股劲,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大形势稳定,股市甚至表现不错,金融民工中秋节发了些福利,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卖的好,我们拿回去放在家里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黄牛冷笑着,“你们不卖,别人就不卖了么?各家机构多的是月饼券,券商基金的还没有收完,银行信托又有几批过来了,有的私募还有大闸蟹券。”


大闸蟹,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卖那已经送到黄牛面前的月饼券,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卖呢?房贷是要还的,还没买房的金融民工,房租是要付的,再说,公交卡总不能不充罢。


 “我们寄到深圳去卖吧,”在深圳,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黄牛又来了一个“嗤”,捻着稀微的短须说道:“不要说深圳,就是到帝都金融街去也一样。我们微信同业群公议,这两天的价钱是哈根达斯五十块,杏花楼三十块。”


“寄出去卖没有好处,”一个搞宏观经济分析的提出了驳议。“这里到北京要两天,到那个时候供给多、需求少,短期价格大概率还要低的!”


另一个专门做通道的也附议道:“就说寄出去,顺丰总要12块吧,这个费用要几个点?成本太高了呀……”大家不约而同的心算起到底是几个BP。


“先生,能不能抬高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抬高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行也是有资金成本的,你们做金融的都知道,我们这是看起来像通道的主动管理业务,赚的就是精细管理的钱,抬高一点就是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去年的最高的时候一百二,今年卖到八十块,不,你先生说的,一百块也卖过;我们想,今年总该比八十块多一点吧。哪里知道只有五十块!”


“先生,就是去年的老价钱,八十吧。”


“先生,你们行行好心,少赚一点吧。”


另一个黄牛听得厌烦,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扔到街心,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卖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啰嗦做什么!我们有的是资金,不买你们的券,有别人的好买。你们看,城商行和农商行的又来了。”


三四个金融民工从天桥上下来,白衬衫上面是一样白的脸,脸上是透着希望的眼神。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双肩背包上。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只有五十块钱!”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进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口袋里的月饼券可总得卖。在五十和三十的辩论之中,在不信和质疑的争持之下,金融民工把自己刚拿到的月饼券放到黄牛手中,换到手的是几张钞票,或是微信或者支付宝的一笔转账收入。一批金融民工咕噜着离开了,另一批人又从天桥上下来。


今天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天天吃外卖,该出来吃顿像样的饭菜。星巴克也该喝一杯了。女同志经过国金中心,用心端详着陈列在橱窗里的包包,早已眼红了好久,都有了预算,现在飞快的扫一眼还没有变的价格。还是等打折吧。


亏是亏了,马上回家去加班也没有意思,几个金融民工在在天桥上的麦当劳里坐下,没有要鸡腿,点了份套餐坐下就开始喝可乐。一会儿,这个也可乐,那个也可乐,个个人却都淌着眼泪。


可乐到了肚里,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一的命运里,又在同一的麦当劳里喝可乐,你说几句,我接几声,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骂一顿: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今年监管各种检查,真是吃不消!”


 “去年是没资产不好做,今年足足跑了6个,却都是地产项目,结果一个都没落地!”


一个朋友没有说话,默默的喝着可乐,面前连个双层吉士汉堡都没有。


“兄弟,业务都不好做,不能连东西都不吃了罢?”


“我是做债券自营的。”这位朋友羞赧的笑了笑。


“……来吃我的薯条。”几个声音不约而同的说道,带着唏嘘。


第二天又有一批金融民工来到这里。天桥上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北京、深圳上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参考:《多收了三五斗》,叶圣陶。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资管云”)



首页 - 浦发银行金融市场业务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