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v小四郎收藏家网址 AV小次郎改名AV收藏家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shkqs.com。av小四郎收藏家网址 AV小次郎改名AV收藏家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艺术品金融是艺术品的金融,是在艺术品原有价值的基础上抽象出来投资价值,它最终依托的还是艺术品在最终消费市场上的价值实现,这意味着只有具备庞大的最终消费市场和消费群体,艺术品金融才能够进行下去。

艺史 | 艺术品金融的下一步如何走?



点击"艺市纵横"  关注《艺术市场》


张克钊《起航》独山玉

2017年6月底,历时半年的文交所行业清理整顿基本尘埃落定,但是“艺术品金融”究竟要怎么样,艺术品行业、金融行业都还没给出答案。

其实无论是艺术品行业还是金融行业,乃至于社会公众领域,“艺术品的金融化”都是引人瞩目的热门话题,也是大家心目中的“风口”,都对它充满了期待,社会媒体和收藏界、投资界也普遍认为艺术品是继股市、房产之后的绝佳投资工具,但是自2011年以来,艺术品金融在发展中屡现波折,直到现在也没有探索出成熟的模式。尽管政策层面和艺术品行业、金融行业都对艺术品金融的未来满怀信心,但信心只是信心,如何去做、如何做好,还需要整个行业深入思考和反复探索。

艺术品金融化再度成为焦点

两种有益探索

艺术品的金融化,是自20世纪80年代末我国艺术品行业逐渐恢复以来,随着全民参与程度的提高和鉴定、评估的完善,尤其是收藏人数过亿之后,全社会对艺术品的保值能力、增值能力有了充分的认识,而后出现的。从艺术品质押贷款,到艺术品基金、艺术品银行,再到艺术品产权交易,一路发展到现在,艺术品的投资属性从收藏属性中分离出来,从不同的行业本位出发去看,会有不同的见解和立场,在具体的运作模式上则有很大区别。

传统的艺术品行业,关注中心是艺术品本身的市场行情,它最关注的是珍贵稀缺、价值高昂,甚至是流传有序、重器孤品。它对受众的文化水平、专业素养、经济能力有着苛刻的要求;也就是说,它面向的是顶级的艺术品和顶级的藏家,他们可以每人出上1000万元合伙购买“石渠宝笈”,或者拉起一只5亿元的基金投向一个顶级文物的组合资产包。但是传统艺术品行业去做艺术品金融,实质上是在传统的艺术品交易的基础上进行简单地金融化,筹集资金,购买艺术品,卖出分红。2012年,艺术品拍卖行业进入调整期之前,这个模式相当流行,但是到了2017年,四五年的封闭期过去,到了兑付的时候,这个模式的弊端就体现了出来。份额化也是如此,它是把专业的门槛降低,让普通人也能够参与进来,但是普通人的非理性和非专业在过高的价值心理预期之后,兑付的风险更不可控。

张雪婷《笑佛》和田白玉籽料带黄皮

金融行业的艺术品金融,则恰恰与传统艺术品行业理解的艺术品金融完全相反。金融行业把艺术品作为一个金融工具去看,它并不关注艺术品本身,而只关注经过权威鉴定、公信评估之后的艺术品所具有的符号化的投资属性。金融行业以及其客户都把艺术品的鉴评估交给第三方去做,有一个权威的第三方平台做背书,有公证,有保险,能够进行有效的风险控制,能把艺术品的投资属性抽离出来,这就已经完全足够。就像纸币代替金银一样,甚至是像电子货币代替纸币一样,在金融行业的艺术品金融里,艺术品是一个抽象的符号。尽管监管层面要求金融产品与实物产品必须一一对应,金融行业以及它的客户都不把过多的关注目光投向实物的艺术品本身:在他们看来,“一一对应”也只是把艺术品抽象成投资价值的一个鉴证环节。对投资人来说,艺术品是不是真的存在、价值是高是低、能否顺利变现都不重要,只要金融机构进行了风险控制就行。邮币卡就是这种逻辑下的产物——绝大多数邮票、钱币是不具备收藏价值的,但是公开托管和权威鉴证赋予了它电子盘上的投资属性。盘面良好、交易活跃的情况下,邮币卡背后的逻辑人们是不去想的,但是到了交割的环节,问题就会集中爆发。

艺术品金融跨越了艺术品行业与金融行业,这两个行业都是传统习性非常之强大的重型产业。仓促融合之下,各自从自身的传统视野出发,很难进行融会贯通地合理创新。五六年过去了大家发现,比起艺术品行业的艺术品金融,还是直接购买文物艺术品、顶级收藏品在手里放着更加稳妥有效;而面对金融行业的艺术品金融,大家发现投资艺术品和投资其他符号化的抽象产品并没有什么不同,关键还是看金融机构的合规性、公信力以及它的风控能力。

可以说,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品金融,目前我们并不能乐观地说已经出现。

宋世义《观音》南红玛瑙

面向社会公众

艺术品金融化的出现源自艺术品的投资价值从收藏价值中分离出来,但是这种分离,因为受众群体或者说消费群体的不同在实际的市场上就变成了割裂,从传统艺术品市场转换出来的投资人关注的仍然是艺术品本身,金融行业转换过来的投资人也只关注投资收益和风险控制。艺术品金融要继续发展,需要实现投资价值、收藏价值的互相贯通,引导投资人把关注点从投资回报和风险控制转移到艺术品本身上。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传统艺术品市场的消费者是不会进入到艺术品金融的投资当中的,因为他具有专业的知识和专门的途径,更相信自己的“眼力”,而不是依靠第三方平台的征信。选择艺术品金融并进行投资的,绝大多数是普通的社会公众,他们并不具有艺术品领域的专业知识,并且他们的经济实力也不足以支撑他们进行传统类型的艺术品的投资,所以他们倾向于选择具有公信力的、风险控制有保障的知名金融机构,尤其是国有正规金融机构,比如纯国资或者国有资产控股的文化产权交易机构。

面向一般社会公众、人数众多、投资总量大但投资额分散、缺少艺术品领域的专业知识、关注投资回报和风险控制而不是艺术品本身,是艺术品金融面向的受众群体的最主要特征。面对这样一个群体,要引导他们把关注点从投资回报引导到艺术品本身,选择的艺术品本身是要与这些特征相匹配的:数量多、单价低、能够标准化,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高超的艺术水平,且具有庞大的产业支撑,在传统的艺术品行业中占据足够大的市场份额。这样才能够保证艺术品在金融化的过程中因有充分的价值基础、增值逻辑而具备可投资性,并且也只有在传统市场上有足够庞大的消费人群和市场份额,才能够保证投资回报的顺利实现。

司岩松《帘外风轻摆件》独山玉

与金融化相匹配的艺术品

什么样的艺术品才能与艺术品金融化相匹配?按照受众群体和产品特征在艺术品行业中去寻找,首先排除的就是文物艺术品和艺术家的创作型作品,其次排除的就是没有历史传承的新兴艺术品。文物艺术品和创作型艺术品,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每一件作品都需要单独的鉴定和评估,它是没有办法构成交易量的。没有标准化就没有金融化,没有一定的数量也不可能构成金融产品,比如说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的手工瓷器、手工雕刻,再比如说中国书协会员、中国美协会员的书画。因此,在艺术品金融化探索的最初阶段,来自传统艺术品行业的探索失败了,顶级文物艺术品和著名艺术家的名作,大众投资人是没有办法参与的,份额化在制度设计上又存在一定弊端,传统艺术品市场的周期性与艺术品投资的封闭期也构成了一种限制,在这样的艺术品金融中艺术品被严重地抽象化和彻底地符号化。来自金融行业的探索,则把握到了数量大、单价低、标准化的特征,对这些特征进行了匹配,做到了金融产品与实物产品的一一对应。但是从金融行业的习惯立场出发进行的艺术品金融创新,还是通过鉴定、评估、公证、保险,把艺术品抽象化和符号化。2017年上半年进行的文交所行业的清理整顿,邮币卡首当其冲,产品设计上的根源就在这里。

侯理博《如意轮观音》水晶

艺术品的各个门类中,与艺术品金融的交易模式、与投资人的群体特征比较匹配的,当属工艺美术产品:首先它建立在珍贵、稀缺的材质的基础上;其次,它具有悠久的艺术传承和历史文化;再次,它具有庞大的产业基础和消费市场,属于消费性的工艺美术产品。只有同时具备上述3个条件,它作为投资产品的价值基础和增值逻辑才是充分的,它才能够实现投资产品与实物产品的自由转换。只有线下的实物市场有着真实的消费需求和持续的消费能力,能够按照预期的价格把金融化的实物产品消化掉,我们才能说这一次投资真正完成。在艺术品金融行业,这个关键环节被称为“退市”,它通常也是风险控制的最后一环。但是“退市”并不能仅仅是已经转化成金融产品的艺术品最终退出金融市场,不能是投资人选择交割或者挂牌人选择回购,这都不是真正的“退市”。艺术品实物被它的收藏者、爱好者、使用者消费掉,才是艺术品金融中的最终退市,这是把艺术品的金融属性彻底灭失,让艺术品的收藏价值、文化价值、审美价值、实用价值得以实现。传统工艺美术的最大特征在于,它并不是作为纯艺术出现的,绝大多数传统工艺美术是生活中的实用器,甚至在晚清民国的老一辈艺人那里,只作为陈设器的贵重器皿也是首先要考虑实用的功能性。纯粹用于欣赏的工艺美术品也有,但脱离了实用,它就失去了现实生活的土壤,只能成为非常小众的收藏品,属于传统收藏市场。

满小童《狮子吼》绿松石

未来道路仍需探索

艺术品金融是艺术品的金融,是在艺术品原有价值的基础上抽象出来投资价值,它最终依托的还是艺术品在最终消费市场上的价值实现,这意味着只有具备庞大的最终消费市场、消费群体,艺术品金融才能够进行下去。这就意味着价值高昂、数量稀少、受众有限的文物艺术品、书画艺术品、小众艺术品,是不适合开展艺术品金融的;同样,供给庞大、二级市场相对较小的钻石、彩宝、当代书画等也是不适合艺术品金融的。只有具备深厚的历史传承、文化传承和艺术传承,依靠某种珍贵、稀缺的材质,有一个庞大的产业支撑和消费市场,艺术品金融才能够真正实现。

2017年下半年,交易产品的创新、交易模式的创新又将成为艺术品金融行业的主题,而政府大力发展艺术品金融、鼓励创新的目的是“服务实体经济”,艺术品行业的“实体经济”本质是从促进最终消费上来培育市场,是让传统工艺美术重新回到广阔的现实生活,被人们欣赏和使用。所以,艺术品金融最终还是要回归兼具资源性、艺术性、文化性、实用性的工艺美术上来,需要在传统工艺美术的时代复兴、走向生活的大潮中逐步实现,艺术品在大众中的繁荣才是真正的繁荣,这需要传统艺术品行业、传统金融行业和传统工艺美术行业共同探索。

| 版面编辑:严小稚 微信编辑:尧雨 |

·近期精彩文章·

⊙ 原创文章版权归《艺术市场》杂志社所有,转载务请注明来源。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新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