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v小四郎收藏家网址 AV小次郎改名AV收藏家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shkqs.com。av小四郎收藏家网址 AV小次郎改名AV收藏家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总感觉,自己的内心住着一个挑剔的小人,时不时在内心发出噪音,让我烦躁,让我郁闷,就像我背上时不时发作的荨麻疹一样。

那些人生中至今不能忘记的冲突


我们每天都处在关系的漩涡中时而在转身之间迎头撞上彼此落个鼻青脸肿。


生活中总会发生大大小小的冲突原生家庭的冲突朋友之间的冲突亲密关系的冲突亦或是与自己的内心激战。


本月每日书同题共写的题目之一便是冲突


作者们在每日书记录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冲突也在记录中尝试与世界和解与自己和解。


今天的推送选取了几篇关于冲突的作品不知道这些作者所经历的你是否也曾遇到过。


01

/一次租房冲突/

作者:真猫


我们有时候很难确认自己所处的环境,当你觉得它安全有序的时候,总有点意外会让你知道这只是错觉!


魔都十年,不管是被房东急着卖房把行李扔在楼道逼着搬家,还是各种不退押金,租房的嬉笑怒骂都已经成为往事,曾经的室友有些已经失联,有些成为很好的朋友。当租客的我从未想过租房的风险。


2014年,创业中忙于应付客户,焦头烂额。一个电话便把我从自己的世界拉了出来。


老妈说:“租客不想搬家,非要再续住一年。”


“不续了,说了多少次,你让他们搬出来,找别家住去,怎么一个月了还没有说清楚这个事情!”


“她非说我跟她签的是两年的合同,可是我明明是签的一年,还不让我看合同,今天跟居委会说我们道德败坏,不让她们住,影响她女儿考学,如果考不上重点中学都怪我们!居委会还来劝我……”


老妈说的租客,租住的是外公外婆的房子,是一所重点初中的学区房,由于我们是九十年代校园里面的老房子,不需要出校园直接可以去上学,非常方便,也是我曾经住过和上学的地方。


租客姓黄,四十多岁,在市环境处工作,听说还是个小领导。老公不上班,有时给人打个杂、一个拄着单拐的姐姐,在实验中学上初二的女儿。

“那么你的合同上到底写的是几年?” 一时间我也觉得困惑。


一年啊,我今天已经看了无数遍了居委会的人跟我说她的合同是到明年的,我回来检查了好多遍,确实是到今年的。”


“让我爸接电话。” 我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那家人就是无赖,我们今天去还把我们赶出来,说再来就报警,都怪你妈把房子租出去,还租得那么便宜,当然不愿意搬家,要我我也不搬家,多出三倍的钱。” 老爸一顿吼,我大体知道了怎么回事。


打给一个老家的姐姐,在警察局工作,她说:“你别让你妈妈一个人去了,那家人很无赖的,感觉会打人,今天把你妈妈气得发抖合同我看过了,确实写的明年夏天到期,你问下你妈妈是不是记错了,现在你不在,两个老人,又不会吵架,很难办的。”


想到老爸老妈都是知识分子,尤其是老妈一直在比较简单的环境中没遇到过恶人,缺乏防御心理,外公外婆的房子正常租金应该是一千二左右,老妈只收了四百块钱,她的理由是找人照看房子,不想用老人的房子赚钱……


老妈电话又响起:“刚刚居委会又打电话来了,我觉得再忍一年吧,反正他们也是为了孩子考学,要是耽误了也不好……”


“不、准、续!”我冲着电话大吼: “等着我,我明天回去!”


细高跟换成运动鞋,临时订不到票,扒火车连续两天终于到家。


爸妈看上去一下子憔悴了许多,老妈为这件事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好心被圈套了,农夫与蛇的故事,不忍心再责怪他们,决定制定计划。


第一天,上午所有人都来劝我妈,居委会、派出所、包括院子里面的人,理由就是,你们是斗不过他们的,她是领导,就再忍一年,我在魔都建立起的价值观都要破碎了,难道这不是助纣为虐么,一个篡改合同的人缺乏最基本的诚信,没有任何理由可以篡改合同,不管是为了女儿考学还是什么,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老妈看我,我表态,续租没门,合同不一致? 法律鉴定!谁以后劝我妈妥协,我就跟谁翻脸!一瞬间缄默,然后表支持,赶走他们——人呐,都多么弱小!


下午查档案:黄家女人和女儿的户口已经落入我们家,户主写的是她自己的名字,她于2013年在小区内购入此房,警察局应该有人给她帮了忙。这个结果吓坏了我们,爸妈再不提忍一年的事情了。


第二天,套裙红唇,市政府,区纪检委,市纪检委,我就不信一个公职人员还这么大胆,检举材料被做文字工作的老爸修改得非常得体,进不去门的,拿出了我找客户的小技巧,所有政府大楼最后都顺利递交了材料,看得一直打退堂鼓的老爸直瞪眼。


第三天,直接去她工作单位,找领导,领导说她曾经发毒誓表达自己的人品和道德标准绝不可能做出修改合同的事情,我说好吧,那么法庭上见面吧,鉴定就可以了,她的领导本来特别相信自己同事,一时间也开始怀疑,因为觉得我们说得有理。


席间黄女士出现,我之前从未见过她,没想到爸妈怕得同处一室也不敢说什么,我问谁是黄M,我妈说刚刚出去的就是,我一扭身,一把把她领子抓住,当面质问,她开始大叫我打她,于是我告诉她的同事们快打110,来看这个篡改合同的人,她当时就气得发抖,看到她这样觉得是给我妈报了仇,也惊讶于有人可以边说谎话边发毒誓,那样子真是丑陋至极,以前还觉得相由心生这句话太不客观,看到她那张扭曲的脸真的信了。


中午,去看外婆房子,不开门,踢门而入,黄家姐姐,直接倒地说我打她,这招真是看得我开眼界,其实残疾人和健康人并没有分别,但是好恶是有分别的。打110去派出所,找领导。他们觉得凭经验,那家人伪造了合同,但是现在他们也没办法,还是要我们自己想。


第四天,法院递交诉讼请求,水利局要求停水,第五天,电力局要求停电……


第六天,安慰爸妈,返程。


我这辈子瘦得最快就是这一周十五斤,随后的日子各种奇葩的事情发生,他们去水利局大闹,要求通水,去供电局大闹,要求通电,找人到我们家敲门,骚扰,去老校区找领导要求查看我们房产证……


收到诉讼材料以后闹法院,让法官找我妈各种说情,我妈扛不住,说自己说了不算,女法官打到我手机,一个小时各种施压,我就说您这边工作调节我懂,我就两个选择,合同鉴定,官司打到底,要么调节可以,立马搬出来,立刻马上,没有余地,一周之内补上这两个月房租搬家交钥匙!


从七月到十一月,一连四个月,虽然几度翻转,但是一场恶战终于了结,黄家人搬出去了,这也给我们一家人上了一课,爸妈凡事都会征求一下我的意见,我也每天打电话给他们多聊天沟通,重新给爸妈大城市的繁华地段买了一套房子,公平公正的环境是很重要的。


一场冲突,带来更多改变的力量,这也就是生活的教科书吧!



02

/谋杀远山淡影:回顾我内心的冲突

作者:小肥牛



有天晚上,正在睡觉的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正坐在高中的课室里,在座位上写着试卷,似乎是高考的样子。那天的色调,似乎比我考试的那天,阴沉很多,窗外黑云压城,风雨欲来。

 

我努力地在空白的试卷上写字,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留下的,只有杂乱无章的划痕。那划痕逐渐湮没了我头脑,无数噪音在那里回响,有絮絮低语,有高声喊叫,有愤怒咆哮,还有歇斯底里,就像钥匙划过玻璃一样,在我的头脑里激起了不和谐的涟漪。

 

考试钟声敲响了的那一刹那,似乎有很多东西哗啦哗啦地倒塌了,发出巨大的声响。

 

于是我从梦中惊醒,头疼欲裂。伸手摸了下额头,冷汗淋漓。灰色的百叶窗外,一轮红日将从灰色之中喷薄而出。橙红色的光芒,告诉着我,这是新的一天。

 

还好,这只是,一个梦,仅仅是,一个梦。

 

交完作业的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复盘一些东西,那么,就从这个梦开始吧。

 

这个梦的关键字,是空白、噪音、湮没。

 

“你知道吗?你的心是空的。”心理医生对我说。

 

“真的吗?”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有力地搏动。

 

但很快,我就发现,我所做的事情,总是在四面高墙里打转,渐渐地陷入一个奇怪的轮回之中。

 

早上出门的时候,我总是疑神疑鬼,怀疑自己没有带齐东西,没有关好水龙头,没有关好冰箱门,没有关上台灯。和人说话的时候,我总是会在心里思考,自己说的话到底有没有问题;自己所做的行为,会不会对他人造成影响。写作业的时候,每敲打一个单词,都会思考自己所打的,到底对不对,然后就会在谷歌上查找各种用法,写出来的东西,自己往往十分不满意。
总感觉,自己的内心住着一个挑剔的小人,时不时在内心发出噪音,让我烦躁,让我郁闷,就像我背上时不时发作的荨麻疹一样。

 

渐渐地,我发现这个噪音,似乎是来自我的父亲母亲。

 

在记忆里,我从来就是一个被他们挑剔的人,虽然他们在嘴边说,最以我自豪,但是我其实并不怎么相信这句话 。

 

当我读完书以后,想玩一下电脑,他们会说:

 

“不要玩电脑了,要好好学习。”

 

当我读课外书的时候,他们会说:

 

“少看点课外书,专注你的学业。”

 

当我拿到看起来不错的成绩的时候,他们会说:

 

“不要骄傲,别读书读傻了,要学点人情世故。”

 

当我告诉他们我的理想的时候,他们会说:

 

“不要想太多,读完考个公务员,找份稳定的工作就好了。”

 

当我跟他们说健身的时候,他们会说:

 

“健身干嘛,跑跑步就行了。”

 

当我说要出去玩的时候,他们更是要求我一定要有伙伴,于是我顺从地找了个伙伴,结果他们便从我这里开始了对伙伴的背景审查。从家庭背景到认识经过,他们都要仔仔细细审查,审查完之后还要品评一番,最后施舍一般地给了我一个允许。得到允许的那瞬间,我那出去玩的好心情,往往已经被消磨掉了一大半。

 

到了生活中的细节,他们更是拿起放大镜,对我的一言一行,吹毛求疵。

 

葛优瘫,不行。

 

侧躺睡觉,不行。

 

走路姿势,一直被说。

 

相貌、身高、体重、体型,一直都是被挑剔的存在,也是一直被嘲笑的存在。每次看到他们脸上那种带着点快意的笑容,我的内心,恶意像毒水一样从山里流出,浸润了荒原。

 

我真的很怀疑,他们所说的以我自豪,是因为我满足了他们的期望,满足了他们心里对于我的一种想象。一旦我稍微偏离了他们的期望,偏离了他们心里那个想象的“我”,那些失望的眼神、歇斯底里的喊叫、冷言冷语的嘲讽,便随之而来。我只要稍微回上一句,便会被扣上一顶不孝的大帽子。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你这样,迟早要吃大亏的!”

 

“我看你这种臭脾气,以后到社会上怎么办!”

 

渐渐地,我的心里住进了一个挑剔的小人,时不时制造着冲突,让我的大脑在日常的决策中耗尽了精力。这种冲突让我每天,似乎都生活在一个透明的囚笼中,跟很多人,似乎都隔着一层玻璃。更糟糕的是,挑剔的小人发出的刺耳杂音,让我的许多行动似乎被裹在泥淖之中,寸步难行,而这种寸步难行又让我时常会后悔自己之前所做出的一些选择,我似乎渐渐变成了中岛敦《山月记》里所描述的那种人: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结果在内心不断地用愤懑和羞怒饲育着自己懦弱的自尊心。”

 

你为什么不肯放开心扉?”我妈曾经问过我这个问题。

 

我身体自然地向后面倾了一下,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答案其实很简单,放开了心扉,收获的,从来只有嘲笑,真情的赞美似乎活在遥远的仙女座大星云。在你们眼中,我不过是一条走狗,一个小丑,放开心扉的结果不过是被你们肆意嘲笑罢了,不是吗?

 

要怎样,才能杀死这个挑剔的小人呢?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回顾我自己,其实并不能解决问题。

 

今天上课小组讨论的时候,我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问旁边的同学:

 

“发生什么了吗?”

 

“并没有什么,你说得很好,继续说下去吧。”同学投来鼓励的眼神,我就继续说了下去。

 

课间打着呵欠去买咖啡的时候,看着棕色的汁液滴入纸杯的时候,我复盘起了刚才课堂上的行为。突然想起,在生活中,母亲其实也是一个充满冲突的人。
她也会像我一样,出门之前磨蹭复盘好久,也会在很多选择之间摇摆不定,也会在事后后悔自己所做出的选择。然后,她把她内心的这种冲突,投射在了我的身上。
再回想一下,父母所生活的年代,是一个充满动荡和冲突的时代,是新时代与旧时代的混合,一边是新的生活方式,一边是传统的家族人情,他们所做的,也只能是在人情之间辗转腾挪,一边满足着家族期望,一边也在逐渐探索着自己。所以,母亲也会在做完一些人情功夫以后,在洗碗的时候数落对方的种种不是;所以,他们也会像我一样,各种纠结各种后悔,正所谓,太阳之下无新事。什么时候,我才能杀死那个挑剔的小人呢?

 

“在画画?”在视频的时候,我妈突然问了一句,我习惯性地停了笔,内心有些烦躁。

 

“嗯。”

 

“放松一下也好,放松完了记得学习,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要去洗澡了。”

 

也许,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03

/虎口脱险/

作者:vonzech



考研初试刚结束,我便跑去了云南,想好好散散心。初中时的一个玩伴P在昆明,跟我提了好多次,叫我考完试去他那玩。跟P有快十年没见了,可以说对云南之行充满了期待。


P跟两位同事住在开发区的一栋高档的小区,花草植被随处可见。旧友重逢,我憋了一肚子话想跟他讲。我说在昆明待几天然后去大理,返程打算再去青海一趟。他说他在做物流,聊了几句却发现他对业务并不很了解,奔波了一上午,我也懒得细想。P说带我去见几个朋友。出了门兜兜转转结果去了小区里的另一栋楼,好吧,来昆明散心第一天就在小区里转悠了,心中多少有点不快。


见了他所谓的朋友之后,我才如梦初醒。
拜托,兄弟你哪里是做物流的啊,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南派传销吗?一时间,我气得差点爆炸,我来找你玩,你特么却要拉老子干传销?
气愤大概只持续了几秒钟,取而代之的是从没有过的恐惧。
我不得不动用我全部的意志,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P和他所谓的朋友们一脸认真地向我灌输什么五阶三进制,我突然觉得P很可怜。转念又想,不对别可怜人家了,自己得先脱身。


之后的两天时间里,P为我安排见了更多的“朋友”。
一方面我要装作渐渐动了心却又有所顾忌,一方面还要暗中观察情况,思索脱身之术,还要确保自己不被洗脑成功。
终于,在第三天吃过午饭后,我借口跟当时的女朋友打电话吵架,留下了我的全部行李和外套作为掩护,在他和另外两个团伙的眼皮底下,淡定地走出了房门,出门前还管他借了打火机。
在楼道里,我掏出手机把P拉黑,这样一旦他打过来听到的就一直是占线声。到了楼下,我是真想撒丫子撩,但直觉告诉我,三双眼睛一定正从楼上死死地盯着我,这时候搞出大动作来,百分之百会被组织团伙抓回去铐起来毒打再饿上三五天。
嗯,一定要把戏做足,一时间紧张得烟瘾发作,就在楼下他们视线范围内,点了根烟来回踱步,对着空无一人的电话那头,一会苦口婆心,一会言辞激烈。然后渐渐越踱越远,在小区里心惊胆战地兜了个圈子后,还真奇迹般地顺利兜到了小区门外,并没有像担心的那样,有人从拐角里跳出来抓我。


出了小区没多久,马路对面驶来一辆公交车,也不管是去哪了,二话不说跳上了车。上了车我才发现,自己的腿止不住地抖,身上手心也都是汗,看着车上平凡无奇的乘客,总觉得还不够安全。
这期间P打过两次电话给我,我短信回他:女朋友还在吵,见笑了。
路两边渐渐繁华,公交不断向市区靠近,我又转乘地铁到汽车站,买了最近的一班去玉溪的车票。上了高速,我意识到,自己终于安全了,开始抑制不住地想手舞足蹈放声大笑。我发了一条短信给他: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平公街XX号青年公寓XXX室,行李帮我寄回去。火机在长水安检口,还不了你了少年。





/留言互动/

关于冲突这个话题,你有什么想要和我们分享的吗?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点击图片,阅读更多每日书同题共写文章





想和他们一样写自己的生活故事吗?


每日书开始吧!

11/1即将开始一次新的写作之旅






报名下一期每日书请长按并识别二维码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相关内容详情



/ 成为城市的漫游者,寻找日常的高光时刻/ 

11月10日开始,连续四周

《人物》杂志执行主编 赵涵漠 线上写作工坊第二期 

每一次写作,都是重新发现和打量城市的机会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点击进入《三明治:我们与我们的城市》亚马逊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