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v小四郎收藏家网址 AV小次郎改名AV收藏家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shkqs.com。av小四郎收藏家网址 AV小次郎改名AV收藏家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原创真的死了吗?

原创不死



前些天,《原创已死》一文刷屏了朋友圈:一款横扫国际大奖的原创衣架,惨遭山寨毒手后导致库存积压,原创厂家甚至濒临关门。


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复杂,但网友的评论却是多声部:有同情设计师遭遇的,有反思商家盈利模式的,有分析产品本身技术含量的,有批评时代浮躁、不给设计师留活路的……


不得不说,各种声音站在自身的立场,各有各的道理。但如果回到“原创已死”这个话题本身,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原创真的死了吗?到底该如何保护原创者的权益?


原创被山寨淹没,按照流行的说法叫做 “劣币驱逐良币”,这种现象在商业行为中最典型的表现莫过于:诚信经商的破产了,投机取巧的赚翻了。

 

其实早在我国古代,贾谊就提出“奸钱日繁,正钱日亡”的观点,这说明古人对于“劣币驱逐良币”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与之相伴的,当然是古已有之的盗版现象。

 

▍那么古人遇到盗版问题,又会怎么做呢? 

 

《闲情偶寄》和《肉蒲团》的作者、明代戏剧家李渔在当时是畅销书作家,盗印其作品的奸商数不胜数。吴中镂书多利,而甚苦翻板”,吃尽苦头的李渔后来发了狠,他在《芥子园笺谱》一书中声明誓当决一死战”,意思是再敢盗版,我就跟你拼了。


说到做到,李渔曾在江苏和盗版方打官司,官司一打就是三个多月,这期间还找了浙江道台来帮忙,最后总算打赢官司,出了口气。

 

清康熙年间翼圣堂刻本的《闲情偶寄》

(图片提供:中国嘉德)


明代俞安期更惨,《唐类函》这本新书都还没运进书店就被强盗抢走,逼得俞安期去报案:“我市面上除了我的授权经销商,哪个卖我的新书,哪个肯定和强盗有关,不是他抢的也是销赃渠道!”


施耐庵因为家里穷,女儿出嫁时办不起嫁妆,于是他就把《水浒》书稿送给女儿,嘱咐其生活困难时拿到书坊去卖。没想到书坊老板以诡计哄骗这位姑娘,将书盗印之后退还原稿,还把这本书说得一文不值。



骗子来这么一出,却未料到施耐庵也留了后手:送给女儿的书稿只是全书的一半,还有一半,在自己手上。最终,书坊老板不得不承认《水浒》的版权属于施耐庵。


明容与堂刻水浒传图

 

这些例子足以说明山寨现象的屡禁不绝,也说明了要彻底杜绝山寨是件非常困难的事。但问题在于,是不是因为困难,就放任自流?绝不是。

 

南宋王称《东都事略》一书,就已经有了版权保护思想;至明清时期,一旦发现翻刻,便可告到官府立案查办——到如今,我国的知识产权法也早在1991年就开始施行。


清光绪九年淮南书局精写刻本《东都事略》

(图片提供:北京富古台)

 

原创保护意识自古就有,足以说明原创的珍贵、原创的魅力。《闲情偶寄》、《水浒传》等作品能够流传下来,足以说明原创穿透时空的永恒性。


▍真正的原创是不死的。它是人类持续涌动的创造精神的体现,是文化传承的一部分——不管是文学作品,还是艺术设计作品。上文提到的设计师说“原创已死”,或许,更多是一种无奈吧。

图为李渔发明的凉凳。李渔的家具设计思想和他的书一样,同样深刻影响了当代人。

 

原创不死,但如何保证原创者有一个更好的环境,以便激发更大的原创活力?有一种说法是“保护版权就是保护原创力”。要保证文化艺术市场、文化产业进一步繁盛,打造一个更加尊重知识产权的环境,或许很有必要。

 

你觉得呢?




文字为茶边求原创,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