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岐山枣林有枣园,其实连枣核都没有!

摘要: 2017,矢志追赶超越,做岐山地区最正能量的网络平台——岐山洪霖

11-08 20:54 首页 岐山洪霖

枣林无枣 

郑金侠


枣林是一块只有邮票大点的地方,在中国地图上没有它的位置,在县城的行政区划图上,也只占指甲盖那么大。那里是生我养我的故乡,美其名曰枣林却是无枣,怎么也有点说不过去。 


为此,我查了县志,没有找到相关的解说。后来,在一本地方地名志里,我看到了枣林的来历:早在清朝的时候,故乡的那片土地上确是有一大片美丽的枣树林。枣树是一种灌木,越厚的土层枣树扎根越深,树长得愈高。在那时候,枣树林是八百里秦川上一道亮丽的风景。每到春天枣树发芽吐绿的日子,那整齐的树冠高高挺起,直插云天。枣树郁郁葱葱,故乡的天地也被映照成一片绿色的海洋,就连吸进肺腑的空气也带着清新的绿意,枣树如同绸缎一样在春风里波浪起伏。在七月间,枣花吐蕊,那鹅黄的嫩嫩的小花被风一吹,飘散在空中,十里八乡就会陶醉在枣花香甜的气息里以致故乡的人们食不知味,余香氤氲,数日不绝,引来蜂蝶飞舞,这时候,枣林仿佛在歌唱一般,数不清的枣树合奏着一曲大地的乐章、生活的乐章。大枣在成熟的日子里,树叶落尽,大红的枣儿缀满枝头,枣林如同在燃烧,故乡的天地好像雀跃在彩霞般的烈火之中,人们的心中也仿佛笼起了一团热烈的火苗。香甜的大枣在当时是供给皇宫里的三宫六院的粉黛们食用。大枣补血气,是女人美容养颜之佳品,以至于为了从枣林运送大枣到北京,就像当年为了博美人欢心,唐玄宗为杨玉环从南方运送荔枝到西安一样,不知经过了多少个驿站,不知累死了多少匹战马。就这样,普通的大枣一时间成了皇宫里的奢侈享用。最后,随着清政府的土崩瓦解,枣树也被弃之一隅,无人问津,枣林自然又回到老百姓手中。直至解放战争时期,胡宗南的部队驻扎在渭北平原一带,大枣自然又成了国民党部队的享用美食,老百姓种枣树是要交特产税的,收获的大枣又全部被胡部搜刮一空。为此,家乡的老百姓组织起来一定要烧了那一片枣树林。当时,一位曾在宫里当太监、现在回到我们老家颐养天年的老者劝阻了义愤填膺的庄稼人,他说枣树不能砍,更不能烧。在宫中,他目睹了大枣能使女人养颜的奇效,也见识过皇亲国戚为了长生不老用大枣作辅助之药。他还说,枣树是土地的精血长出来的树种,大枣就是造血的原料,枣树是一种神树,砍破的树身会流血,人们对老者的话似信非信,这样一来,枣树也就保留了下来。一九四九年初夏,彭德怀率领的大军为了消灭胡宗南的部队,发动了扶眉战役,战争赢得了胜利,但当地的老百姓、还有成片的枣林却遭了殃,在战火中枣林几乎毁于一旦。战争结束后,战场一片狼藉,是战士的鲜血还是枣树被炸毁流出的红色的汁液不得而知,只知道渭北平原被淹没在一片血海之中,那血渗进平原,最后流入了渭河,渭河到现在一直呈现一种浑黄的颜色。自那时起,枣林之地没有了枣林,渭北平原在三年困难时期的干涸与雨水欠缺有关,也与大片枣树死去造成的水土流失有关。 


共和国成立后,故乡的人们联名向政府提出再次种植枣树的要求,但政府考虑大面积分散的农户种庄稼的土地需要收回方可种植枣树,也很重视枣林人对枣树和那个年代的特殊感情,计划重新划地种植枣树。未雨绸缪之际,就在那个严冬,大地捂了厚厚的一场大雪,雪消冰融之后,原先生长枣树林的地方,不论沟边崖畔,影影绰绰长出了整齐划一的树苗,有经验的老辈人说,那是枣树又长出来了,是枣树的精血在地底下又汇聚到一块了。 

现在枣林这个地方,掩映在一片浓密的枣树林中。尽管还没到结枣的日子,但在公路两侧,坡地塬边,成片的枣树高高地昂着头。风过之处,成片的枣林好像河水哗哗流过,似乎当年一个个盔甲武装的战士在与风低语。枣林经历了有枣到无枣再到行将有枣的曲折变化,展现了民族的发展、时代的变迁,枣林的美也是民族精神之大美的写照。枣林无枣的历史结束之日,将是那片故土更加绚烂之时。 


郑金侠,岐山县枣林镇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陕西日报》《渤海早报》《西安晚报》等报刊发表散文作品。现任蔡家坡文化馆副馆长



首页 - 岐山洪霖 的更多文章: